阜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火凤的陨落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阜阳信息港

导读

这天,青苑城举行一年一度的交易盛会,我们的小菜心也带着胀鼓鼓的荷包兴冲冲地赶去了。这回啊,她可是准备大肆采购一番。自从在大雪山与冰猿恶战之后

这天,青苑城举行一年一度的交易盛会,我们的小菜心也带着胀鼓鼓的荷包兴冲冲地赶去了。这回啊,她可是准备大肆采购一番。自从在大雪山与冰猿恶战之后飞天虎便元气大伤,急需一种叫“紫雪培元丹”的灵药来尽快恢复实力。这种神妙无比的仙丹炼制起来难度极大,不肖说工序复杂,就是像七彩圣莲、龙涎果、金丝冰蟾、鹿角毒蜥、铁线墨菊……也都是价格不菲的稀缺珍品。小丫头也是几个月遍寻无果后才打算花血本到交易会上碰碰运气。  青苑城坐落在秀容帝国的东部,乃是整个迦楠大陆知名的物资集散地,许许多多看似十分抢手的紧俏药材在此处亦是寻常至极。虽说,在迦楠大陆,灵石和铜板在市面上是可以通用的,但小姑娘压根就没有灵石,而且经年积攒的铜板也少的可怜。总之,她小菜心就是个憋屈的穷人,为了凑出足够货款,她也只有先行售卖早前积存的丹丸了。  几番交涉下来,小菜心发现这些刁滑的生意人个个都是黑心肠的“大坏蛋”,他们得知小丫头为了购买炼丹材料而发愁,就可劲地压价。忍无可忍的小菜心终于“生气了”。其实,打开始起她小菜心就预备着直接下手抢了。是尔等太过分,可别怪本仙子翻脸无情。在这里插一句,小菜心发起火来可是不得了!若只是弄死个把人倒还好说,就怕她一时恼怒来个‘火烧连营’——毁了整个坊市。在一通暴砸之下,“坏蛋们”才极不情愿地奉上了他们视为性命的“香香钱”。备齐了各种材料,只算是完成了这项浩大工作的步,接下来的活还多着呢!首先得对这些材质进行预先炮制,毒蜥内丹需要脱毒、烘焙、研末,七彩圣莲需要发酵、溶液,龙涎果需要切片、加入甛椲熏蒸、捣烂后加入无根水磨汁、慢慢焙干后,制成霜粉,铁线墨菊需要用烈酒浸泡、漂洗、炒制,金丝冰蟾需要去味、去油、散霜、腌制、焙干、研末,这一切都完成后就的称重分出等份。瞧瞧,够麻烦吧!  本来呢,(她)他们散修在闭关、炼丹期间都需要布置一个符文法阵,或动用幻术对洞府加以掩饰,但可惜的是——这些啊,她都弄不了。因而,小丫头只得以二枚灵丹为代价暂借“老财迷”梅花老祖的地了。这梅花爷爷势力大,手下弟子也都是些愣头青,相信没人敢到他的玉梅山金樱苑来闹事。  小菜心在密室里调息了好几日,这才小心翼翼地开始动手尝试了。只见她从大包袱里拿出只黑黝黝的药鼎,然后张口喷出一团暴烈无比的赤阳真火,待丹炉烧热后,她便按次序将各种药剂依照相应的比例投入其中,并时刻凝神,感受着内中的细微变化。  炼丹界有这么一句俗语“九转成丹”,顾名思义,要将药材中的有效成分充分提炼出来,并去除内中的有害物质,就需要长时间反复淬炼,“烧之愈久,变化愈妙。”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而通过不同的火候提炼出来的金液,有的需要经过置于丹炉上层的寒水石冷凝后落入下面的无根之水中备用;有的需要通过不灰木过滤;有的溶解渗入包裹了天青地衣的海浮石后再用温旭之火慢慢稀出。将所有的有用成分一一提纯后,就到了至关重要的“合丹”阶段了。而这“合丹”考量的便是强大的神识感知能力。当然了,要在很短时间内将药材中所蕴含的精华转化、凝合,除了自身修为足够强大外,还需要一点点运气,毕竟,有些机缘是可遇不可求的。  几日后,自室内飘出阵阵异香,就连那山顶上也出现一片五彩云霞,这便是丹成后引发的天地源气,光看这奇特的异景此丹丸的功效可见一斑,大功告成后小菜心便辞别梅花老祖驾御遁光破空而去。  不出小菜心所料,飞天虎在服了培元丹后,不仅如愿以偿地恢复了实力,而且威能还得到了大幅提高。眼看二头灵兽进阶之即,小菜心便带着它们返回原先的栖息地——火龙岛熔岩谷,好借助浓郁的火性本源得以突破。可当她(它)们心急火燎地赶回之后,才发现这里已被一位不速之客霸占了。外来者是头庞大无比的火凤。玄凤一族可不好惹啊!小菜心思量一番还是决定先看看,说不定还可以谈谈呢?在“单纯”的小菜心看来,飞天虎只是“暂借”一时蜕变进阶罢了,一旦成功立刻离开,更何况,这里本来就是它们的地儿。可她还未接近谷口,那头携带着无尽威压的巨大火凤就阻住了去路:“小不点,来这干嘛?”高高在上的玄凤瞅着下方冷冷问道。“凤姐姐,我带飞天虎回家进阶,成功后……”“不成,趁我心情好赶快离开,要不是看你这么小,一口吞了你这个小胖胖。”话音未落,火凤一闪就没了踪影。太不给面子了,小菜心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玄凤一族又怎么啦?本仙子才不怕呢。对方没有立马出手,说明它对自己这个大修士还是蛮忌惮的嘛!自个有异宝在身又有二个帮手,再不成还可将老梅花搬来,大不了让这个老财迷狠狠敲诈一下嘛。自认为有些许把握的小丫头鼓足了勇气又自冲杀上去。在料理了几条把守谷口的炎蟒后脾气火爆的小菜心当先突入,可是她还未闯出多远,那玄凤双翅一扇漫天的烈焰便向其席卷而去,“好厉害!”小丫头惊叫一声,抱着脑袋倒射而回。幸亏这妖禽并没有追出来,要不然小丫头可要倒大霉了。  心神俱颤的小菜心趴在水潭边一看,头发烧焦了、破褂子也几乎燎光了,扭头再瞧,开了口的花布鞋也丢了一只。“大坏鸟,我和你拼了!”我们的小菜心何曾这么狼狈过,她大喝一声,在秘术催动之下,其胖嘟嘟的脸蛋立刻涨大了好些倍,小菜心又自喝喊一声,圆溜溜的小脑袋瓜也像吹气球般鼓了起来,随着第三声雷霆般的怒喝,小菜心小小的身躯开始急速地拔高、膨胀起,这便是小丫头新近修成的大神通“魔神降灵功”。“魔神降灵,威能震天。”随着小菜心的呼喝,二头飞天虎也不失时机地将自身的火性本源尽数输入不断涨大的小菜心体内。  就见小菜心一张口,一团狂暴无比的雷球便在溶岩翻涌的山谷内炸将开来。在一声高亢激越的长鸣中,那头周身缭绕着可怕蓝焰的玄凤又自冲将出来。“不知死话的小丫头,真要逼我出手了!”庞大的火凤杀气腾腾地逼视着不远处的放大版小菜心。“这是我的地,识相的赶紧让出来!”战意凛然的小菜心毫不示弱,尽管她深知这玄凤乃是灵界的圣物,天生就有强大无比的异能,即便是留在凡尘的后代普通修士都避之不及。但如今事关飞天虎能否进阶成功,所以这块“硬骨头”她啃定了。“既是你执意找死,那我便成全你吧!”但见火凤眸中寒芒一闪,双翅猛扇之下,无边无际的幽蓝烈焰便如同汹涌的浪潮般朝着小菜心倾泻而下。刚才小菜心一时大意,吃了个暗亏。现在应对强敌,她可不敢掉以轻心。“雷火”,小菜心暴喝一声,周身立刻就扩散出一圈圈带着雷电之力的狂暴火焰将其严严实实地护在内中。这些恐怖绝伦的雷火升腾、炸裂着,流淌、灼烧着,这不可思议的神威使的方圆千里之内的虚空都寸寸破碎了。尽人皆知,玄凤一族擅长的便是火属性攻击,更何况,它还能调动这里的火性本源。但是呢,小菜心对于自己修持的“宝炎决”于“雷火”还是很有信心的,要不然,她早动用“吞天宝罐”了。这一连串沉闷的轰鸣中,雷火同蓝焰不断冲击、爆裂着,彼此吞噬,消融着。两下碰撞产生的骇人气浪急遽地向着四周扩散开来,远远望去,便似刮起了一场毁天灭地的飓风。其所波及之处,海枯山裂,满目焦黑,就连一些修为不低的妖禽也不曾逃出。太可怕了!二种火系功法相抗造成的破坏真是太可怕了!这那里是结丹期的修士在斗法,分明就是上古的神魔在发威啊!再说小菜心紧咬牙关,调动全身法力摧动雷火艰难地抵抗着那似乎无穷无尽的恐怖蓝焰。尽管她不惜耗损真元,借助秘术于对方死磕,但玄凤靠着强横的本命玄火死死压制着小菜心,“哼,小丫头,马上就把你烤熟了。”想到一口吞下被烤的外焦里嫩、喷香四溢的小胖胖,火凤不由得开怀大笑起来。“死妖怪,别高兴的太早。”随着小菜心的冷哼,从团团围裹的蓝焰中激射出一枚蕴含着无尽冰寒之气的圆珠。紧接着,一声大震传出,二条蛟龙飞跃而出,虽然只是二条尚未凝成实体的精魂,但其散发出的威压那也是非同小可。但见蛟魂在高空一个翻滚交错竟融为了一体,火凤还未从这诡异的一幕回过神来,那涨大倍许的蛟龙便张口吸下了那颗银蒙蒙的冰魄宝珠。灵珠一入龙腹,原本有些虚幻的蛟龙通体变莹蓝异常,看起来就仿佛覆盖上了层厚厚的冰甲。就瞧那蛟龙巨尾一甩,反身盘旋之即,无边的蓝焰中竟产生了一个呼啸旋转的巨大漩涡。随着蛟龙盘旋速度的加快,那漩涡越转越大,其席卷之处,熊熊火焰全然熄灭。这,这怎么可能?火凤见到异变突生,不由为之一愣,但它终究不是泛泛之辈,立刻昂首发出一声尖锐的长鸣,那鸣叫之声凄厉、悲切至极,便好似一把锉刀刮磨着人的心神。小菜心一感受到那如水波般荡漾开来的可怕声波,脑中不由得嗡的一下差点失去了知觉。好在那蛟魂也似受到了莫大的威胁般张口喷出一团庞大无比的雷球,凭空炸裂开来。就是这“破界法雷”才使得小丫头逃过此劫。饶是如此,小菜心一个栽歪,嘴角也沁出一股血痕。好险啊!看来不用杀招是不行了。小菜心勉强稳住身形,法决一掐之下,吞天罐冲天而起。那火凤修为深湛,自是看出来此宝的不凡。它又自尖鸣一声,周身那翻腾的可怖蓝焰立刻高涨了数十倍,在其双翅狂扇之下,滚滚奔涌的浩瀚火海便铺天盖地地激荡而去。便在此时,上方旋转的吞天罐在嗡鸣声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涨大起来。其上散发的耀目霞光更是让人不敢直视。“收。”在小菜心的历喝之下,罐口传来一股股磅礴的吞吸之力。那好似可以焚尽万物的蓝焰被源源不断地吸人其内,而且,随着吸力不断加强,似乎有将火凤也吸人其中之势。在此危机关头,玄凤也顾不得许多,它径直喷出了内丹作拼死一搏。可是那团金光流转的圆球方一离体,便被自罐口喷出的诡异红雾吞没了,任其再怎么大放神芒,也无计摆脱。那火凤不甘地长鸣一声,但见的其绚丽的翎羽顿时化作熊熊燃烧的火矛密密麻麻地向着吞天罐狠狠击去,与此同时,它双爪连挥,无数道丈许的金芒朝着同一目标激射而去,尽管,它也在不断承受着蛟魂的攻击,但真正能够灭杀自己的却是这只可怕的罐子。因此,它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毁了这个宝物。眼见无穷无尽的刺目流光带着尖历的呼啸破开虚空狠狠击来,那罐子又自一声嗡鸣,罐体上的霞光大盛之下竟凝结成了一个厚厚的光罩,那些飞矛、金芒斩击在其上,都毫无意外地在震天轰鸣中溃散了。火凤见攻击无效,心下一沉,它知道在此生死交关之际,除了舍去肉身别无他法。可它还来不及施展出秘术,罐口又喷出一团团血红的浓雾将其包裹在核心。“轰。”感受到死亡威胁的火凤长鸣一声,身体立刻化为一团纯青色火球,到了这份上,它也只得利用本命之火硬抗了。尽管此刻的火凤疯狂地以性命相拼,但却也无济于事。那血雾不但腐蚀、消融着它的青色琉璃火,而且进一步压制它的灵力,束缚着它的元神。随着血雾越来越浓稠,玄凤喷涌出的火焰不断在减弱,其元神也愈发地涣散了。到了,竟连一丝灵力也无法调动。  瞧着垂死挣扎的火凤,小菜心面色愈发阴寒了。要知道,在这个无比残酷的修真界,实力决定着一切,要是她小菜心无法占据熔岩谷,飞天虎就无法顺利进阶,她呢,在以后的争斗中就失去了对敌砝码,若没有强大的实力作保障,后果自是可想而知,而这头玄凤呢,也是如此,因而双方的搏杀没有对错可言,都是为了尽可能快速提升自身实力:都是动用所有手段设法存活下去。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她(它)们啊,只能存活一个!  火凤终还是被灭杀了。因为,它不该遇上小菜心。想它存活了上千年,经历了无数磨难,战胜了无数强者,才艰难地走到了今天,但是却……或许,这就是它的命吧?! 共 450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好的医院
癫痫诊断时需要进行哪些辅助检查
标签

上一页:蓝瘦香菇

下一页:轮回竟在风雨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