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年轻的老太太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阜阳信息港

导读

那一年陈洁只有18岁,跟着自己的同学杜鹃到农村体验生活;年轻、漂亮、稚气、娇嫩的城市女孩子来到农村的庄稼地里,什么都是新鲜的!  “啊,这里

那一年陈洁只有18岁,跟着自己的同学杜鹃到农村体验生活;年轻、漂亮、稚气、娇嫩的城市女孩子来到农村的庄稼地里,什么都是新鲜的!  “啊,这里真是太美了,这么多的野花,这是什么花啊?”陈洁问。  “是野菊花,没有见过吧?”杜鹃说。  “哎呀,还是农村好,遍地的野花,你看啊,真的是漫山遍野啊,”陈洁说。  “哎呀,你说错了,哪里有山?”杜鹃纠正说。  “哦,我口误,应该说是满地的野菊花;还有沟渠的两边,香飘四野,真是人间仙境,”陈杰跳起来说。  “你们那里没有吗?”只有8岁的果果问。  “没有,我们那里是城市,看不见野花,”陈杰拍着果果的背说。  “你们哪里一定很美,”果果瞪着明亮的大眼睛说。  “你怎么知道的?”陈洁歪着头问。  “因为你长得美,”果果说。  “哎呀,小孩子也会夸奖人了,你真的觉得我很美吗?”陈杰笑着问,脸都红了。  “是啊,你真美,长大了我一定跟你结婚,”果果认真的说。  “别胡闹了,果果,哪有这么跟你陈姨说话的,”杜鹃训斥自己的小外甥。  “没事没事,童言无忌嘛,”陈洁毫不在乎的说。  那天上午,陈洁高兴的手舞足蹈,她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笑声传遍了整个田野;在棉花地里,陈洁穿着裙子,光着脚丫,开心的笑着,跳着,就像是刚出笼的鸽子!  果果呢,更开心了,他还是次看见城里的姑娘到自己的家乡,次看见笑起来像鲜花一样俊美的脸庞;他的心里别提多激动了,无法形容,陈洁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因为棉花地离家很远,来一趟地里不容易,果果的父母想把棉花拾完再走;但是果果受不了了,因为天气热,口渴得受不了了,无论大家怎么哄都不行,非走不可!  “再闹你自己滚回家去,”果果的父亲怒吼起来。  “哇,”的一声果果伤心的哭起来。  “果果别哭,让我想想办法,”陈洁一边劝慰果果,一边四下里张望。  “今年天旱,地里找不到水的,河里都没有水,”杜鹃说。  “你看,那棵树怎么那么旺啊,咱们看看去,”陈洁说。  “那棵树啊,是神树,不要靠近,”杜鹃说。  “什么?还有神树?我倒是想看看,”陈洁来了兴致。  “我去我去,我要看神树,”果果又蹦又跳的喊。  “走,我带你去看看,看看那边有水没有,”陈洁拉起果果就走。  没有多大一会,陈洁带着果果来到了那棵参天大树下,顿时感觉到阵阵凉意,舒爽无比!  “哎呀,真清凉啊,好好的休息一下,”陈洁对果果说。  “陈姨,你看,有水,”果果指着树下的一碗清凉的水大喊。  “啊,可不是嘛!怎么回事啊,这么清凉的一碗水怎么会在这里?”陈洁很纳闷。  “陈姨,我想喝水,我口渴,”果果说。  “不行,那碗水很奇怪,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有一碗清凉的水呢?”陈洁纳闷的往上一看,哎呀,只见从树上滴下一滴水珠,无比的明亮!  “怎么了,陈姨?你快让我喝吧,”果果叫起来。  “果果,咱们还是问问你的爹吧,这碗水很奇怪,是从树上滴下来的,会不会对身体不好?”陈洁疑惑的说。  “没事的,要是问我爹,肯定不让喝,还是先喝了吧,我渴死了,”果果说。  陈洁也觉得自己的嗓子直冒烟,口干舌燥,何况一个孩子呢!  “要不这样吧,我先喝一下试试,要是没事你再喝,”陈洁对果果说。  “好好,陈姨,你先喝吧,”果果高兴的说。  陈洁端起碗,沉思良久。  “陈姨,你咋了?快喝啊,”果果着急的喊。  “好,我喝,”陈洁说着喝了一口。  “啊,”陈洁叫了一声。  “怎么了,陈姨?”果果问。  “好甜啊,从来没有喝过这么甜的水,”陈洁大声说道。  “是吗?让我尝尝,”果果急切的说。  “别慌,等一会再尝,”陈洁赶紧拦住。  “到底怎么了吗,陈姨?”果果忍不住了。  “忍住,等一分钟,我就让你喝,”陈洁固执的说。  她紧紧的抱着果果,不让果果碰那个碗。  大约两分钟过去了,陈洁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好像有许多虫子在爬,异常的痒痒,到后来就头晕恶心,不大一会就晕倒在地。  “陈姨,你怎么了?快醒醒,”果果使劲喊。  但是陈洁昏死过去,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才把陈洁送到就近的医院,但是医院的大夫无法查出病因,建议到省城大医院;没有办法,杜鹃跟果果的爹妈心急火燎的来到了省城。  陈洁的爸妈都来了,大家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尤其是杜鹃,她非常的自责,感觉到自己对不起陈洁,太粗心大意了!  果果呢,急的哭起来,遭到他爹一阵训斥!  急归急,但是省城的大夫也说没有见过这么稀奇的病,无论怎么检查都说查不出病因!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女儿,我们就只有这一个女儿啊,”陈洁的妈哭喊着。  “你们给病人喝了什么?”主治医生焦急的问。  “这------”杜鹃一下子傻了眼。  “快说啊,”陈洁的妈妈大声的喊。  “你要说清楚,我们好诊断病因,”大夫诚恳的说。  “好吧,我说,她只是喝了一碗水-----”杜鹃小声的说。  “到底是什么水啊?”陈洁的妈妈问。  “就是地里的一棵神树底下的水,我们那里的人都管那棵树叫‘神树’,底下有一碗水,一年四季都是满着的;我们当时在干活,谁知道这孩子就把它喝了,咳,都怪我那王八羔子,”果果的爹内疚的说。  “那是什么水啊,这可奇怪了,”大夫自言自语的说。  “我们也说不清楚,反正没有一个人会敢喝那碗水,真是的,太邪门了,正赶上让她喝了,”果果的爹语无伦次。  “要不这样,你们把那碗水弄来医院,问题就解决了,”大夫恍然大悟。  “不不不,神树底下的水是不能动的,会死人的,”果果的爹大声喊。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还来这一套?”陈洁的爸爸生气的说。  就这样,在果果爹的带领下,大家一起来到了老神树底下,只留下陈洁的妈妈在医院照顾陈洁。  奇怪的是,那碗水不见了!  等大家返回医院,陈洁的妈妈疯疯癫癫的跑出来又喊又叫。  “到底怎么了,舒爽?”陈洁的爸爸问。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陈洁的妈妈舒爽像是精神受了刺激。  陈洁的爸爸直冲进病房,发现病房里躺着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  “怎么回事啊,陈洁呢,我女儿呢?”陈洁的爸爸抓住医生的衣服扯着嗓子喊。  “对不起,我们也搞不清楚,你们走了没多大一会,病人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主治医生满脸无奈的说。  “不可能,一定是你们动了手脚,你们还我女儿!”陈洁的爸爸咆哮着。  大夫和护士都傻了,杜鹃傻了,果果和他爹也傻了!只有陈洁的爸妈失魂落魄的疯喊!  后来,医院作了赔偿,当然也是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上,医院毕竟没错!但是陈洁的爸妈不要赔偿,他们失魂落魄的把陈洁带到另一个医院继续治疗!  就这样,陈洁的爸妈像走马灯似的换了一个又一个医院,钱花光了,人熬瘦了,但是陈洁的病没有一点进展;她变成了60岁的老太婆,比她的妈妈还老,看起来像是她妈妈的妈妈!  不明真相的人问陈洁的爸爸,“那个住在你们家的老太太是你妈吗?”  “你不长眼睛啊,你有病啊,”陈洁的爸爸扯着嗓子喊。  陈洁的妈妈呢,就更不敢出门了,刚刚四十岁的女人,风韵犹存的大美女脸色憔悴,精神恍惚!  陈洁呢,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但是她没有流一滴眼泪,她什么也没有说,她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谁都不见。  一家人仿佛进了地狱!  “亲爱的爸爸妈妈:  我知道你们爱我,我知道你们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但事已至此,希望你们不要再难过了,都是我的错,都是女儿不孝,我要走了,你们可要挺住啊!就当你们压根就没有我这个女儿,就当我死了,就当我是一个不孝女,你们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吧!  女儿要走了,我要去一个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地方,你们放心,我是不会倒下的,如果全世界的苦难都降临到我一个人身上,这倒是我的心愿!我无怨无悔!  你们生我养我,对我视如珍宝,我生来无忧无虑、天真烂漫,人也长得漂亮,我承认我已经幸福无比,我已经别无所求!你们对我已经仁至义尽,我一辈子都难以报答!  亲爱的爸爸妈妈,一定要想开啊,为什么不幸非得降临到别人身上?为什么悲痛要让别人去承受?我以前那么幸福,我从来都没有痛苦过,如果我继续享受世间的平安和幸福,那么不幸到底该让谁去承受,难道那些生就贫困的人们就应该在不幸中度过吗?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已经想开了,彻底的想开了,我觉得上天非常的公平,它让我品尝到了你们无比的关爱,我享受到了世间伟大的父爱和母爱!我就是一个幸运儿,即便现在遇到了一点点不幸,这也是上天在考验我,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我终于品尝到了不幸的滋味了,我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很重,我要趁着自己还活着去帮助比我更不幸的人们!  亲爱的爸爸妈妈,千言万语也无法回馈你们对我的爱,就这样吧,女儿要走了,开始我真正的人生之旅了!我一定要坚强地面对自己的人生,这也是你们一直教育我的!相信吧,你们的女儿永远是棒的!  此致,  敬礼!  你们的女儿:陈洁。”  陈洁写完信走了,但是她还要再见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她的男朋友,她们曾经山盟海誓,她不能就这样不辞而别!  “好靓,我是陈洁,我来看你了,”陈洁对自己心仪的男朋友说。  “什么?你说什么?”那个叫“好靓”的男孩瞪大了眼睛。  “好靓,我是陈洁啊,我是你的女朋友啊,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陈洁问。  “老奶奶,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好靓笑着问。  “你喊我什么?”陈洁问。  “老奶奶,你不要吓唬我啊,你就是老奶奶啊,”好靓一本正经的说。  “好靓,我告诉你,我真的是陈洁,就是跟你谈了两年恋爱的陈洁,我们海誓山盟过,发誓一辈子白头偕老,难道这些你都忘了吗?”陈洁反问。  “老奶奶,你的孩子呢,你现在病的这么厉害不能一个人出来啊,”好靓说。  “好靓,你可以不认我,但是我必须跟你说清楚,我就是真正的陈洁,是跟你相恋了两年的陈洁,我现在只是外表变了,我的心没变,我还是原来的我!你可以不认我,但是我必须跟你说清楚,我要走了,从此以后,我和你的儿女私情到此为止吧!其实我现在多么的想你能抱抱我,但是这对我是太大的奢望,我应该有自知之明才对,”陈洁说。  “不不不,你不可能是我的女朋友,你在说胡话,你是编的,你神经病,你老年痴呆,你是大骗子,老骗子,老不正经,你这个恶棍,滚一边去,”好靓翻了脸。  陈洁的心仿佛被千刀万刮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个在她耳边许下山盟海誓的男人竟然这样对待自己!  陈洁走了,没有回头,那个男人根本不值得自己回头再看!她要去一个地方,她要找一份工作,她要开始自己真正的人生之旅!  她先是找了一个扫大街的工作,为了这份工作,她磨破了嘴,挨饿了两天两夜,但是终于有了工作,她可以不饿肚子了,她感动得满脸是泪!在风中,她拼命的扫着,她穿着工作服,感觉到做一名环卫工人非常的自豪!  “阿姨,请问和平路怎么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问。  “哦,你往东走,过一个红绿灯往北拐就是了,”陈洁红着脸说。  啊,一个可以称得上自己父亲的人叫自己“阿姨”,陈洁的心在滴血!但是,她还是忍住了,她继续热情的帮助每一个她能够帮助的人!  有一次,陈洁得了重感冒,不能上班了,她在床上躺着,她寻思着:难道自己老了,难道这份工作不适合自己?  就这样,陈洁又换了一份洗碗工的工作,这次不用在大街上风吹日晒了,再苦再累陈洁忍下了;但是有一次,陈洁昏倒了,她被告知:年纪太大,辞退!  后来,陈洁来到一个大城市,她靠捡破烂维持生计;后来在郊区租了房子,找一块荒地种起了菜,不光够自己吃用,还能放到市场去卖!  陈洁越做越大,她开辟了更大的地,种了更多的菜,她赚了一点钱。有一天一个流浪汉在大街上昏倒了,陈洁把他背到家里,悉心照顾,这个流浪汉舒醒过来,陈洁无比的高兴,她终于也可以救助别人了!  那个流浪汉就开始跟陈洁一起种地,一起卖菜,一起捡破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俩是夫妻呢!  后来,陈洁收留了更多的流浪汉,这些流浪汉跟陈洁成了的朋友、亲的亲人,他们在一起非常的快乐,有说有笑;陈洁总是说自己“人老心不老!”  有一个企业家听说了陈洁的故事,主动资助陈洁成立一个“互助庄园”,想来想去就叫了“陈洁互助庄园!”后来连外国人都知道了这个庄园,都说这个庄园里的菜好吃,要跟这个庄园合作一个大项目。  这时候,陈洁才想起来自己会英语,她的知识终于派上用场了!跟外国人打交道,陈洁一开始有些陌生,后来英语说得很流利了,她应付的头头是道。  终于看见曙光了,陈洁感动得想哭;庄园里的工人们在陈洁生日这天疯狂的歌唱,疯狂的喝酒,到大家齐刷刷的给陈洁跪下了,哭声代替了歌声,男女老少哭声震天,眼泪横飞!啊,穷人的眼泪看似一文不值,却可以聚成江河! 共 702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好的医院
癫痫诊断时需要进行哪些辅助检查
标签

上一页:有紧迫感吗

下一页:网络地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