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八一雷锋的部队学雷锋的兵小说旗帜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阜阳信息港

导读

一  我在电视台当编辑时,帮助了一位转业军人小刘维护合法权益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奇葩的事情。小刘是一个有心人,所有经过他手里的原件,他都很认真

一  我在电视台当编辑时,帮助了一位转业军人小刘维护合法权益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奇葩的事情。小刘是一个有心人,所有经过他手里的原件,他都很认真的留下了复印件。有一个领导说他“不地道”。原因是:小刘你为什么留下复印件呢?说明你不相信领导的。  我看了复印件,感到转业军人小刘留下复印件,不能简单的说明不信任领导的。他应该是相信领导很忙的,领导忙,事情多,断不了领导遇见坏人,或者被坏人抢走小刘的手续呢。或者,领导忙,许多手续放在一起,说不定拿错了,遗失了呢。再进一步说,检察院、纪检委找多少领导的麻烦,有的领导成为“落马的老虎”,不是在法院被判刑了吗?按照这一种逻辑,检察院、法院、纪检委留下那么多证据,比小刘的复印件证据更多,你敢说检察院、法院、纪检委不地道吗?  小刘的部队,离雷锋的部队很近的,雷锋的部队几十年来长期坚持学雷锋见行动,小刘的部队,和雷锋团是一个师的,自然也是坚持学雷锋见行动的。所以,小刘自己认为:自己和雷锋的团是一个师的,也可以说是战友的。当然,你不同意,也可以理解。谁具体规定了,和雷锋是一个班,算是雷锋的战友?或者和雷锋是一个连队才能成战友?雷锋团,是不是可以称战友?  无论怎么说,小刘在部队曾经两次被评为“学雷锋积极分子”。他就是爱说,自己是雷锋一个师的战友。不管怎么说自己,反正小刘在部队十三年,没有提拔起来当排长,但是排长、连长都很尊敬他的。  他拿着通知书、介绍信等有关手续复印件叫我这一个电视台编辑看,这是他对我的信任。我从小也是学雷锋的积极分子的。虽然,我和雷锋的部队相距更远,也不是属于同一个沈阳军区的,但是,我对小刘的遭遇,还是很认真的调查一番的。  我看了小刘的复印件,就感到具体事情涉及到安置部门填写的表格,领导签字,已经不一致了。在部队十多年的军龄,三十多岁了,远离了地方的经济改革大潮,过着很封闭的生活,不知道地方的安置部门已经几番更换了。  我经过深入了解,得知安置转业军人的政策,几经变化。九十年代地方政府是发改委、武装部联手负责安置转业志愿兵、城镇退伍义务兵的工作,之后又变为武装部、劳动局联手负责安置转业志愿兵、城镇退伍义务兵的工作,后来又变为民政局、劳动局联手负责安置转业志愿兵、城镇退伍义务兵的工作,新千年又一次改革,民政局、劳动局联手负责安置未满10年军龄的复员士官、城镇退伍义务兵的工作,民政局、人事局联手负责安置服现役满10年以上的转业士官的工作。之后又变为民政局、人社局联手负责安置服现役满12年以上的转业士官的工作。  短短十几年,这么三番五次的变化,不要说在部队封闭环境工作十多年的转业军人,就是在地方政府部门工作的局长们,也是不太明白的,有的副县级领导,年龄不大,分管民政局、劳动局、发改委、人事局、人社局,局长年龄也比副县长年龄大,有时候拿着文件来了,副县长就签字了,形成文件之后,马上下发执行。至于拖延了几个月时间,改变了上级文件的关键条款,影响了转业军人的工资待遇,民不告,官不究。即使转业军人告状多次,也是推诿扯皮,甚至几年过去了,仍然无法落实转业军人的安置政策。转业军人进京找“包青天”,找老领导,找战友,找报社记者,就是一个字——难。    二  小刘系八十年代初期入伍,八十年代裁军100万,小刘的部队整编后归雷锋师,新千年被批准转业。县安置部门填写《某某县退伍军人安置表》,安置理由:转业士官。  我找到了省里的文件。我拿着省文件,找到民政局局长,给他看文件,省里文件要求:超过十年军龄的是转业士官,经过省安置部门审查档案,开出《省同意接收安置转业士官通知书》,转业士官拿着通知书按时报到,没有超过报到的规定时间。转业士官是县人民政府直接安置。安置政策,县财政困难的,可以申请省辖市安置部门实行异地安置。  我的理解是:贫困县的转业士官,因为本县财政困难,县领导可以写申请向市领导打报告,要求在其他县、或者市直的局委单位安置工作?咱们是财政大县,不困难,就不能申请异地安置了。那么,本县安置什么单位呢?是不是应该安置财政全供单位工作?  民政局局长老韩,跟我说:“我们当时几个局长合议了一下,县领导也同意。不能给市领导添麻烦的。就没有向市领导写申请报告,请市领导为我们县的转业士官进行异地安置。我们本县的局委单位也是很好的,工资不比市直的局委工资少。所以,我们领导研究,超过10年的转业士官,都是事业单位工资。”  “事业单位,工资是不是财政全供的工资?”我继续进一步具体追问。  “这一个事情,领导没有考虑太多的。财政全供和局委工资的标准是一样的。许多的局委干部职工的工资比财政全供干部职工的工资多许多了。因为这样的事情,我们县领导专门下发了一个文件,要求,局委的干部职工的工资不能高出财政全供的干部职工的工资百分之二十的。有的高出了百分之二十工资的局委,马上根据县文件下降了本单位的工资标准。”韩局长很认真的说。  “小刘的单位,就少于财政全供的工资标准。你知道吗?”我继续追问。  “这一个小刘,我也听说了,他和局长有一些矛盾。所以,局长好像是对他不感冒的。所以,他的工资就不多,奖金也没有机会拿到手的,总的来说,小刘拿到手的钱,就很不理想了。”韩局长好像是已经知道小刘的一些情况了。  “因为有了矛盾?局长就可以刁难转业军人?转业军人的工资就保证不了,人家能没有意见吗?”我继续抓住工资待遇说事。现在国家不是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吗?转业军人是靠工资吃饭的,当然关心工资的多少了。  “这一个事情,我现在就和小刘的单位一把手打电话,问一问情况。看看能不能想办法,解决一下?”韩局长看着我这一个电视台编辑,就拿起了电话。  电话接通了,韩局长用了免提。音量很大的,我也听到了。  “赵局长,你好。我是民政局老韩。你单位的小刘,一个十三年的转业士官,工资低了,找我们民政局几次了,想提高一下工资标准的……”  “小刘,我知道的。他水平不高,几次考试,成绩都不行。各部门竞选主任、股长、副股长,他都不行的,威信也不行,领导、同事对他,也是有看法的。你叫我怎么办?在单位,我要讲一下公平、公正吧。公开竞选,他不行,不能为了照顾他,让单位所有人都对我一把手局长有看法吧?”  “小刘在部队十多年,和雷锋是一个师的……”韩局长很想为小刘增加含金量的。  “和雷锋是一个师,就应该特殊照顾?雷锋和领导闹矛盾了吗?雷锋深夜学习,帮助老百姓做好事,他小刘和雷锋一比,简直是没有办法比较的。”  “小刘在部队为国家做了贡献的,所以,还是照顾一下,你看怎么样?”韩局长几乎在央求了。  “现在是竞争的时代,照顾了小刘,是不是还有小李、小郭等等一干人需要照顾?我这一个局长,就不好办了吧?我还有一个事情,有时间我请你老韩喝酒,我先挂了。”  马上就成了忙音。韩局长看着我,好像在说“这一个事情麻烦了”。  我继续看着韩局长,等了一会儿,我说:“我们是不是帮助小刘起诉赵局长单位?依法办事怎么样?”  “你和小刘是什么关系?为了小刘,得罪局长,今后有了麻烦事,需要见赵局长,面子就不好看了。”  我心中暗想:没有关系,就不管小刘吗?于是我说:“我和小刘是有一点关系的。小刘的姑奶奶,是我外祖父的对门邻居。但是他们两家不是一个姓的。”  韩局长听了就笑了笑,说:“我不是给你开玩笑,这不能算是什么关系的。你对小刘的局长有看法?”  “是有一些看法的。我也是一名转业军人,对小刘的遭遇,很同情的,想帮助一下。”我看着韩局长说。  “咱们县,过去没有这样的事情,咱们市八个县,也没有听说哪一个转业军人起诉单位领导的。不过,小刘要是想起诉,民政局出具介绍信、证明材料。你看怎么样?”  我看着韩局长,很懂他的意思。就说:“感谢韩局长,如果小刘想起诉,就来麻烦你了。”  我起身告辞,韩局长起立送行。  我见到了小刘,说了见到韩局长的情况。问他,想不想起诉?  小刘犹豫了一下,就说:“起诉单位,不能把局长得罪了吧?能不能胜利?不要闹了半天,失败丢人现眼,闹出了笑话怎么办?”  我并不能保证结果,就说:“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吧。你看电视台的宣传,几个冤案,几年、十几年四处告状,不是无罪释放了吗?干什么事情,前怕狼后怕虎,中间还害怕老母猪,你说什么时间才能胜利?如果你什么时间想起诉了,再来找我就是了,我还不怕麻烦,继续帮助你的。”    三  几个月之后,小刘还是来找我了。要求起诉单位。我帮助他找民政局韩局长,开出证明材料,盖章。咨询了律师。律师开口说:“律师费,需要八千元。”  “八千元,能不能少一些,我是雷锋一个师的。八千元能不能保证胜利?”小刘很在乎胜利的结果。  “不能保证在县法院一定会胜利。如果胜利了,当然很好。如果县法院一审,你不能胜利,就需要上市中级法院。”律师很认真的说。  “中级法院是不是就保证胜利了?”  “中级法院也不能保证你一定胜利。县法院八千元,如果需要市法院开庭,我这一个律师丑话先说到前边,你还是需要给我律师支付律师费八千元的。”  “失败了,律师费八千元也不退钱?到市法院,还要钱八千元。你是不是和局长是一伙的?太多了。”  “你不起诉,也可以。我很同情你的,如果你什么时间想起诉了,我仍然帮助你打官司写起诉状的。”  小刘看了看我,就说:“多找几个律师,看看有没有免费的。”  几天之后,我得知有法律援助中心,是不花钱的律师。高兴地告诉了小刘。小刘去问了一下,得知法律援助中心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是有条件的。小刘是转业士官,不符合免费的条件,所以,不能提供法律援助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小刘想起诉的事情,还是有人运作了一下。韩局长调换了单位,不在民政局当局长了,去党校当校长了。有人说,小刘的事情,韩局长开了证明信,得罪了赵局长,赵局长的能力很大的,找组织部领导谈了情况,组织部就对韩局长进行了交流使用,不降韩局长的级别,只是异地为官了。有人说,这是美化赵局长的传说,赵局长根本没有那么大的能力,韩局长去党校,也是组织需要的,本人也是满意的。  道听途说,你信不信,自己思量。小刘给我说了一些情况,我说:“律师要八千元,你嫌多。你给多少钱合适?如果你拿出五千元,怎么样?我给你拿三千元,等你胜利了,你给我还三千元怎么样?如果你失败了,我的三千元就不要你还给我了。怎么样?”  “如果县法院失败了,我继续去市法院,还需要八千元的,你是不是还拿出三千元?”小刘也是想到了下一步棋。  “好的。如果胜利了,你还我六千元钱;如果你需要向省里高级法院,我还拿三千元。你看我拿三次钱,一共拿九千元钱支持你够意思吧?”我也需要看到小刘的决心大小。  “你这样支持我,拿出九千元,我就需要拿出一万五千元了呀。如果不胜利,我的损失就太大了。如果胜利了,我给你一万元,一千元算是给你的利息,你看我够意思吧?”小刘很认真的看着我。  “你自己能不能做主?回家和老婆商量一下吧。说不定老婆也会有一个想法的。《十五的月亮》里边唱了,军功章,也要老婆的一半吗?你打官司,花钱找律师,一万五千元,也不是小数目,老婆、孩子反对了,后院起火了,麻烦事也不小的。”我看着小刘笑着说。  几天之后,小刘跟我说:“老婆倒是支持。孩子就不一样了,孩子今年十八岁了,说电视台的编辑,聪明多了,看起来说得好,给你拿三千元,说不定律师的八千元,给他编辑分三千五百元的。”  “有这样的可能的。但是,你可以多问几个律师,看看哪一个律师,要的律师费少,就找他好了。我也帮助你算一下,你现在的工资,比正常的工资每一个月少四百多元,一年合计就是五千多元,十年就是五万多元,你现在四十岁,活到八十岁不算太大吧?四十年,少拿二十多万元的,你叫儿子计算一下?看看奋力一搏,划算不划算?如果你活到一百岁,那就是三十多万元的。”我看着小刘,微笑着说。  小刘又一次沉默了。一会儿,小刘说:“没有想到地方太复杂了,部队那时候,我们都是学雷锋做好事,谁能想到转业回到家,会是这样的情况。”  “是呀。许多人说我们是傻大兵,说雷锋是傻子。我们不转业能行吗?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提拔起来当师长、将军了,就不用转业了。可是师长、将军是很少的。我们没有机会提拔当师长,只是有将军梦,没有实现的。你回家,再和老婆、孩子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统一认识,万事开头难,先拿出五千元,说不定一审就胜利了呢?”我真是很希望看到小刘是一个“敢吃螃蟹的人”。 共 872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尿路感染的预防措施
昆明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治癫痫医院怎么选
标签

上一页:冰雨人间

下一页:偏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