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年初二的那天夜里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阜阳信息港

导读

简短的前言:心中很感激哩!可是,心情糟糕透了!懒懒的一点也不想动笔,就这样,拖下来了一些时间……    大年初二的那天夜里    夜里十点刚

简短的前言:心中很感激哩!可是,心情糟糕透了!懒懒的一点也不想动笔,就这样,拖下来了一些时间……    大年初二的那天夜里    夜里十点刚过,作家衣服兜中的手机就响了。  “过个热闹年啰!嘿嘿。”听说词,这就是长沙本土味很地道的拜年话咧。  可作家的记忆中,并没有立刻想起来,这会给他打来电话的是谁哩。作家一面飞快的翻动着脑子记忆的本本,想尽快的查阅到,这个正和自己通着电话的人会是谁,一面也礼节性的回应说:“哎哎,你好,你好。”  “嘿嘿。”电话里,对方大概清楚,这边,作家肯定是不会马上猜到自己是谁的。  “请问,你是……”作家不好意思的想问明白对方是谁。  “一屋(家)人喝酒,扯谈,一餐夜饭,吃到这时候,才吃完的——女儿、女婿和老公才出去的啊!喋,我准备洗碗筷的啊。”对方不管作家这边的问话,就自己快乐的解释起来。还特别地说了一句:“我突然想起你来了,就给你打电话好玩下子啊。嘿嘿。”  这让作家更加奇怪了。他摸不着头脑般的心想:“突然想起我?这没什么事情的,怎么就突然想起我了呢?……我怎么就一点也想不起来,你是谁呢?连声音,都没有熟悉的印象。”  作家正怀疑是对方的电话打错了哩,电话里面就问了:“你吃饭了吗?”  “没有啊?”作家很不明白人家为什么打电话问自己这事情,可他还是照实的回答了。  “我晓得啰。”对方一乐的说,仿佛就是等着他这样回答的。  虽然作家一时间还是没有想起来,电话那头的这个人是谁,但他已经感到,这个人应该是和自己熟悉的,至少是多少对自己有所了解的。否则,人家怎么说话如此自信和肯定。  作家也没有多想的,也对自己还没吃饭的事情,作点小说明了:“吃了几天的方便面,口都吃木了,就出来想找个地方吃吃盒饭。可是,门都关了。”  “这个时候,肯定啵。嘿嘿。”  “平常这个时候,这些地方还是开的。三十晚上,它们也没有关门啊?!今天是四号,初二——可能是这个时候实在没有什么生意,这些店老板就干脆关门休息了。嘿嘿嘿嘿。”  “那你怎么办呢?这时候了,你还冇吃饭哒?”  “唉!有什么办法!只好回去继续啃方便面了。好在,三十晚上,我买了一纸箱子方便面回去。”  “过年哒?你就吃方便面啊?”  “我没有过年过节的那些念头。我每天都是一样的。”  “横直方便面啊?”  “不是方便面,就是盒饭啊。反正,这么多年了,都是这么过来的。呵呵呵呵。”  “那,还是不行啵。”  “习惯了,平常就是这么吃的。”  “那冇得什么营养。”  作家没有理会对方说的这个谁都明白的道理和事情,他话题一转的问:“请问,你能够告诉我,你是谁吗?”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对方迟疑了一会才说:“我晓得你不会知道我是谁的。”  “我想了又想,还是没有把你想起来。不好意思。呵呵呵呵。”  “想不起来吧?嘿嘿嘿嘿。”  “暂时没有想起来。不过,也许在过后的什么时间,我可能会想得起来说不定。呵呵……。”  “冇事。你就过后去想算哒。”说完,对方就把手机关了。  “嗯?挂了?”作家见对方陡然就关了手机,即哑然一笑。他把手机揣入衣兜里,扫视了一眼冷清的大街,即返身往自己的家里走。  他的手机再次响起来了。  “现在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我们单位的这个斜坡下面啊?”作家抬头看着不远处,他说的那个地方。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知道他说的他们单位和这个斜坡。他只是看见了就随口说的。  “好。你莫动。你就站在那里等。只一下子。你莫走哪!?一定等啊?!”  没容作家再说什么,手机通话的那边,就挂机了。  作家这时仔细的看看自己的手机,他前后接的两个电话,似乎就是一个号码,从声音上听,好像就是一个人给他打的。  “这人是谁呢?干吗又给我打电话呢?为什么叫我在这里等呢?还叫我一定等。难道我们真的是认识的?那我为什么一点都对人家没有印象呢?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在这里等一等吧。”作家一边走向他们单位的斜坡下边,一边想着。  过了五六分钟的时间,就见一辆电动车,很快的开到了他的跟前。一个急刹车,就停住了。电动车的后座上,一声:“嗟!接哒!”  听见声音,作家在夜色中巡视的目光,就定在了伸在他跟前的一只手上。作家下意识的接了那手上的东西。  给东西的人,坐在电动车的后座上,这时转过脸来,看着作家一笑,同时催着开电动车的人说:“走,打倒,回去。”  “是你?!”作家一眼就认出来了给他送东西来的人。  “呵呵……。”  电动车连续的划了几下弧线,迅速的掉好头,带着一串爽快的笑声,又飞快的走了。  街上,灯光冷落,夜色模糊。  作家望着一眨眼就在眼前消失的那个身影,他很快就感觉到了手上的温暖。  一个小塑料袋包裹着一个白色的半透明的长方形的小饭盒。小饭盒里面,盛着一点扣肉,一点菴菜,一点鲜红的剁辣椒,下面就是大米饭。  “哇——!美哉!佳肴也!哈哈……”作家往家中一路走着的时候,就大口的开吃了起来。等他到了住在单位上的家中的时间。他手上的饭盒,已经完全空了。这个时候,他觉得,手上的饭盒依然散发着饭菜的香味和余温。他不但不饿了,身体也暖和了,心中更加是体会到了少有的满足和温暖。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清楚,这是有手机短信来了。  “虽然饭菜是我们吃剩下的,但都是干净的,你放心吃。莫嫌弃,是我们今天晚上做的新鲜饭菜,总比你吃方便面好一点。就是少了一点。呵呵。”  看见这一短信,作家的眼睛潮湿了。作家想给对方回复感谢的短信,可是,他并没有发。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表示,更好一些,更妥当一些。  作家很自然的想起来了以前的一点事情。  也就是在今天夜里他站过的,他们单位的这个斜坡上,前些年,这里的马路没有拓宽的时间,在这个斜坡的沿线,一个个的挨着,开有一家家的店铺。其中有一家,是个开饭馆的。也是因为图个路近和方便,作家他们单位有不少的人,会到这家的饭馆里来就餐。  有一段时间,作家差不多天天都上这里来买盒饭吃。一开始,他是买了盒饭就提着走了。次数稍微多点,作家就和这家的生意人面熟了。有的时候,去的时间晚点,或是天气下雨,见有空座,就坐在饭馆里,吃了饭再离开。  这个饭馆的生意,主要是靠老板娘出面应酬。当时,她是一个三十多数的妇人。生得小巧,打扮入时,看上去,灵巧、精干,说话办事,都打得开,接人得物,都可以。许多次,作家有事情耽搁了,过了夜里十点去她的饭馆,老板娘都接待得很热情,还给予了一点照顾,这叫作家对她产生了好印象。以后,就去她的饭馆吃饭的次数多些了。老板娘还给了作家一张她饭馆的名片,说是要自己帮忙她宣传一下生意,介绍一点人来她这里吃饭。作家不好推辞,笑着说:“这事情,我可能帮不了忙。不过,名片上写了,你可以打电话订餐,还免费送盒饭上门。这事情,我可以试试。”有的时候,实在是忙,他就给饭馆打电话,叫老板娘让她的伙计,给他送去盒饭。  后来,这个饭馆还没有等到这里的马路拓宽的时候,就不开。作家一开始还不明白是什么原因。是过了很长的时间了,作家才在一次不经意的时间,在别人说到以前的这个饭馆的时候,从说话人的口中听到了这样的话:“那家饭馆的老板,非常小气。哪个男人要是和他的老婆多讲了几句,他就会瞎闹,不是打他的老婆,就是和别人吵架。有几次,都差一点和我们去他那里吃饭的人打起来。所以,后来,老板娘嫌她的男人太在大家的面前丢她的脸,就不在那里做饭馆生意了。其实,老板娘是个能干的女人。别看她没有什么文化,可她就特别喜欢和我们这样的文化人打交道。就是她的那个老公,是个大醋坛子,动不动就醋意大翻,闹得人下不了台。”作家这才清楚了那么一档子的事情。  实际上,在上这个饭馆之前,自己就是同这个老板娘面熟的。那是作家还没有离婚的时候,这个老板娘就住在作家旁边不远的地方。那个时候,他们当算近邻。虽然没有什么来往,出出进进,是一条小巷子,总是会有相互遇上面的时候。作家没有多留意她,可能她还是有所打听或者是注意过作家的。要不,在作家离婚,从那个家中搬出来的那天,作家就亲耳听见过她在作家的身后叹气的说:“好男人找不到好女人,好女人找不到好男人哪!”  作家明白,她当时说的好男人,那就是说的他,她讲的好女人,自然是讲她自己喽。  以后,作家上她开的饭馆去吃饭,遇见只有她一个人并在和他坐来聊几句的时候,她还是替自己无比惋惜似的叹息说:“嗯——!你真的是糟蹋了一世的好男人啊——!”  她说的话,作家是明白的。她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自己这样的一个好人,这一辈子,就是这样可惜了!可惜被毁在了一个她认为是不值得的女人的手里了。  后来,作家并没有与这个老板娘有任何的交往,甚至连她的消息,一点也不曾注意到过。还是和从前一样,只是认识而矣。  “哎?她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呢?”这个问题在脑子里一冒出来,作家马上就自己给了清晰的回答,“应该是她开饭馆的那会,我用手机给她的饭馆打电话订餐,或是要她给我送盒饭的时候,留下的。我一直都是用的这个号码。都这么些年过去了,她还留着我的手机号码哪。不会是她近翻什么旧的记录本,翻见了我的手机号码,这才想起了我来吧?那就巧了啊!”  作家想着这些的往事,一面无声的微笑着,一面对自己说:“我还是不要发什么手机信号给她吧!免得她的丈夫找她的什么不自在。闹得他们这个年里不痛快。那多不好。”  之后,作家把空饭盒洗干净,放在了他的桌子上。然后,他坐在椅子上面,长久的望着桌子上的这只空饭盒,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也不去想。  很长的时间过后,他才慢慢的、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可是,他的脑海中,始终印着这样的一只塑料饭盒。  不知道什么时候,作家的面颊上落下两行冰凉的泪珠。不知道,作家是不是知道这些,也不知道他是否感觉到了这些。作家没有去擦它,就由泪这么流着,挂在脸上。很长的时间过去了,作家都没有去擦它。    2011年2月12日星期六23点34分于长沙市猴子石大桥附近的简陋租屋内速笔。 共 401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昆明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治羊角疯病去哪治好
标签

上一页:南海竞渡

下一页:少女如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