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隔衣的温暖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阜阳信息港

导读

1    她头象要炸开似的,闷沉!浑身象被谁抽打了一顿似的酸痛得要命。连翻身都得小心翼翼,可那要命的电话仿佛在摧魂一样,尖锐而执着地响个不停

1    她头象要炸开似的,闷沉!浑身象被谁抽打了一顿似的酸痛得要命。连翻身都得小心翼翼,可那要命的电话仿佛在摧魂一样,尖锐而执着地响个不停,她抗拒不过只得挣扎着翻过身来,摸着抓起电话:“喂!哪位?”她本想大骂这不知好歹者的强侵,可一开口才觉得自己说话特别费劲,声音特别的沙哑,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这才感觉到嗓子冒烟似的痛,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她有点无奈的:“喂!”声音懒懒的,自己听着都有点心酸。  “喂!起来啦,阿,起来喝点粥吧,快起来把门打开吧,粥馆的人已经送来了,就在你门口呢。等会我再给你电话吧!就这样啦,886。”  是他!他的声音永远都是这样的富有磁性,这样的温柔,这样的能震撼人心。也总是这样急匆匆的自己说完就挂了电话,从不等她说话就挂了电话。  不过今天也许他是有点心虚了吧,昨夜……  果然门铃在响,她挣扎着起来开门,看到这可口的稀饭,她才觉得真的早已饥肠辘辘,肚子立马咕嘟咕嘟的上上下下翻江倒海抗议半天才安静下来,她这才觉得全身虚脱得象刚上完厕所拉完肚子一样的虚脱。然而真吃起来,她不由得喉咙一阵哽咽,和着泪水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稀饭里有种清凉的薄荷味使干哑的嗓子特别的滋润,她明显的感觉到就象是细雨在滋涨着干裂以久的大地一样,全身的火辣辣的细胞在贪婪的吸收,在渐渐恢复,在舒展开来……    “嘟,嘟……”  信息来了,是他的,“总有起风的清晨,总有暖暖的午后,总有灿烂的黄昏,总有流星的夜晚,总有总有一个人祈祷世间的美好全属于你!”    2    他不知道算不算她的初恋,只知道他对她总是那么的好,好到理所当然,好到天经地义,好到他都没一丁点脾气,好到他家做了肉包子他也会包在怀里一口气跑到十多里路的她家给她和她弟弟吃。好到她母亲病了,她在医院守护,他一个人悄悄的把她家的地全都整理好了,她没有父亲,也没有哥哥,家里的重活累活都是他在帮忙着,打理着,直到现在他一直都在悄悄地替她回家去看她妈。他总是默默的做,可他从来就没说什么,直到她试着跟别人约会,他好象才有点急,可每每看到她装出来的甜甜的笑脸时,他也只是跟着敦厚的笑。她原本是赌这口气去跟现在已成为自己的老公约会的,那年妈得的是胆结石,医生说要及时开刀,要不就来不及了。可家中拿不出一分钱来,虽说她辍学不读书了,去城里做零工,可还是不行呀,妈说:“回家过一天算一天吧,孩子,妈不想让你们受委屈,钱咱拿不出来,也不用去求人了,你爸走时欠的债我还是刚刚还清,我再也不能让你们姐弟俩为我还一辈子的债了。”  那天她真的心力交瘁,跪在母亲的病床前泪流到天明,第二天一早就向媒人说只要老公能拿出母亲的手术费1600元她就嫁给他,做牛做马也认了。  只是重新面对他时,她都不敢看他的眼睛。可他什么也没说,一如既往的默默的帮她,甚至帮她办嫁妆。就在母亲康复出院后,她嫁给了她现在的老公,开始了忙碌的生活。婚后她很少能回去看母亲,每次回去时母亲总是一个人愉愉地摇头叹气,总说对不起她,弟弟悄悄告诉她这些年来他依旧来帮忙干重活,妈虽说总是不让,可他一直总是悄悄的做好就走了。后来他也来到了城里,好象是帮帮忙送货什么的。这么多年来,他总能在她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在她面前。正如现在流行信息里所说的,白云从不天空承诺去留,却朝夕相伴;风景从不向眼睛说出永恒,却始终美丽;星星从不向黑夜许诺光明,却努力闪烁;我虽不常与你联系,却永远牵挂。    3    那时刚生完孩子,就要过年了,家中因为孩子的出生,几乎耗尽了所有。丈夫有点开始抱怨她没有工作,在家指桑骂槐的说养的闲人太多了,真他妈的倒霉什么的。母亲总是送点青菜或米来,往往是送来就走了,接过母亲偷偷塞给她零零碎碎的五百块钱,大冬天的凌晨她三点多就起来拿着大包去武汉汉正街打点零杂小货物回来摆在街头叫卖,那年冬天特别的冷,街是几乎没什么东西卖,她每隔三五天就得跑一趟武汉,每次都用瘦弱的肩扛那么多的货,丈夫从来就没有帮过她,碰到熟人还要装做不认识她。然而无论天晴还是下雨,却都能意外地碰巧遇上他,他总是一句话也不说,默默的用自行车帮她带一段路,快到她家门口时他就会拐弯走了。  不能忘记的那次她正往家赶时,天突然下起大雨,她生怕雨淋坏了货物,那可是好几百块钱呀!只得用雨衣紧紧包好货物,自己从头到脚都湿透了,冬天的雨那才真的是叫雨呀,冷得几乎心跳都没了,偏偏她又急着要小便,一个人又不敢离开这大包,可是背着这大包走那远的路去上厕所又太累了。想想天正在下雨,横竖没有人看得清楚,她就在大路边,在大雨哗哗中也哗哗地小便了,正享受着小便的些许的温暖暖着她早已麻木的肌肤,同时幸亏路上没人看见时,突然一件皮衣从头而降,把她包裹得严严实实,他不知从哪弄了一辆三轮车,几乎是把她抱进车的,因为她早已冻得麻木了,半天都站不起来。她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她刚才的窘态,羞得不敢抬头看他一眼。或许他只不过装做没看见罢了。这次是直接送她回家的,到家时他的衣服也都湿透了,他还是一句话也没说,把她扶进屋,把东西帮她搬到屋子转头就走了。  他一走,她就忙着打开大包,清理下有没有被打湿的货物,刚想去烧点热水泡泡澡,却看见丈夫铁青着脸从外面回来,二话不说一把撕下她穿在身上忘了还他的皮衣,辟头盖脑就给她一顿打,你这贱货!你这不要脸的女人!居然敢把野男人带到家!今天不打死你,你就不知我的厉害!怎么说天天不想呆在家中呢……  她连申辩的力气都没有了,落在身上的拳头和穿着皮鞋的脚就跟刚才的雨点一样麻木着她的人,也麻木着她的心,渐渐的她也就这样睡过去了,夜半她是被孩子的哭声惊醒的,她依然躺在地上,虽说动都不能动,可孩子还在拼命的哭!几经挣扎,她好不容易才爬起来,不见老公的影子,她松了一口气。自己身上是这样的冰,根本就没奶水喂孩子,幸亏他不在家,要不又要骂娶了个没用人女人回来,连奶水都没有……  那年过年时,她把特地从银行换来的崭新的都是百元面钞的五千块钱交给老公手上时,老公兴奋得几乎跳起来,一个晚上,老公都在摆弄着钱,他把钱一张张整齐地摆在床上,然后躺在上面,翻着滚着,压抑着大声狂叫:“钱啦!钱啦!这辈子我要压着你睡!我要发!发!发!”要不就把钱抛向空中让它们飘舞再一张张的去接去抢……要不就把钱放在屁股底下摇着揉着,放进鞋子里面跳着躏着踩着……看到老公如此之兴奋,她的心踏实多了,觉得这多时的辛苦总算没白费。    4    老公真的发了,靠那五千块钱,做起了矿石生意,收来矿山周边的人捡来的矿石,再整车的卖出去,起先是小买小卖,下班后偷摸做的,后来干脆辞了职大买大卖,再后来就把生意做到北方去了。在北方一个矿山地区买了一座山,领着一大帮人挥师北上了。每年忙着过年才能回来。  后来听说他也发了,成了小食品批发商,有了自己的孩子,房子,车子。渐渐她的孩子都长大了,送进了封闭式的贵族学校,一个月才回来一回。后来她只要一进家,就要开电视,那怕不去看,也喜欢有个声音在身边,心中就觉得踏实。    5    她只想醉,昨天是个什么日子,结婚十五年纪念日。她本想给老公一个惊喜,特地上上下下修饰一番,巴巴的坐上一夜的火车,可老公却给她回报一个惊诧!当她奋力与那个妖艳的女人拼搏时,当那女人用亲呢的口吻呼唤老公的小名求救时,她这才想起跟着回头去看老公,可她却看到老公得意的在乐。他在欣赏着二个女人为他而战的乐。她一下子就失了斗志,抓起自己的包调头就跑。她听到老公追上来的脚步,心里多少也是一个安慰,可同时也听到那女人撒娇带威胁的直呼老公的大名,老公终停住了脚步。连解释都没有一句!十五年的夫妻啊!老公就这样跟着那女人走了,她该怎么办?回头去挣?去抢?去打?去闹?有意思么?  她无奈的丢掉特意为老公烧的他喜欢吃的麻辣烧鸡,他说过一辈子也吃不腻的。她看到那只烧鸡油旺旺的张开肥壮的双腿在地上洋洋得意地晃动着,仿佛在向她示威一样。在惨白的大路上,这浑身红通通的烧鸡是那样的醒目,那样的肆无忌惮,那样的目空一切,那样的悠然自得!她知道他也许再也不会爱吃她烧的烧鸡了,她茫然不知所措的站在路上,不知该何去何从,路上来来往往的车子擦身而过,没有谁为她留住脚步。甚至没有人看她一眼。所有的人都这么木然,这么面无表情的匆匆而过。唉!干脆坐飞机离开那伤心之地得了。可她真到家时又不愿意回家了,心里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走在闹哄哄的街头,她诧异天空怎么不下雨呢,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雨才叫痛快呀。可她看到的却是阳光明媚,秋高气爽和满街的来来往往的忙忙碌碌的三三两两的人们。街上的每个门面都传出那些歇斯底里的歌星们的嘶叫声,和着煽动的卖力的叫卖声,让她觉得这热闹是多么的遥远和虚无。  她信步走进了街角的酒吧,这大白天也这么暧昧的阴暗的酒吧。她只是觉得渴,可这哪里是酒呀,比乏味的白开水还乏味,真是没劲透了。她就坐在哪儿一大口一大口地喝着喝着,越喝怎么就越干口喝,嘴唇干裂的要命。喝!喝!喝!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酒么,除了有点儿辣有点儿呛嗓子外,也没什么呀,就是眼睛无论如何都睁不开。她看不到周边的人的惊诧的目光,却依稀看见他来了,架着她就要走,不!就不走!我要喝!为什么他会在这出现!她此时不愿见的人就是他了!不,她虽说是喝得一踏糊涂可心里还是挺明白的,知道是他来带她走,虽说她眼睛无法睁得开。他会带她去哪儿呢,她拼命抗拒,可全身软绵绵的不听使唤,只是身不由已地被他架着,无论如何是不能跟他一起走的。她这辈子欠他的太多了,她不能再拖累他的,他有他自己的家。她感觉被他抱进了他的车子,又象是进了酒店还是什么地方,几乎是抱着进去的,她挣扎着,却徒劳无益。  当她被轻轻的放在床上,并盖上被子,她感觉到额头被轻轻一吻。不能,不能的!她心中在狂喊。可他紧紧的抱着她,嘴在不停的呢喃:“你怎么这么傻呢,你怎么这么傻呢!”她感到他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走开了。啊!她听到洗澡间有水流的声音,是他在冲澡!一激灵她拼着全身的力气爬起来,啊哟!这真的是在酒店!不行!我得走了!她抓起包撞撞跌跌地就逃出来了。拦了一个的士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电话果然又来了,是他的,她喂了一声后也是沉默,她不知该怎么说,也不知该如何去面对他!特别是在昨天之后。沉默了好一会他说:“好一点了么?昨夜我去冲洗你吐脏了的衣服,回来你怎么跑了。害我找了大半夜,站在你家门口听了好半天,直听到你家电视的声音,知道你已经回家了。我也就放心走了,都醉成这样也能独自一个人回家。真服了你……”  停了一会,他似乎听到细微的压抑的抽泣声,继续说着:“嗯,答应我要好好活着!这辈子我没有别的企求,只希望能在六十岁时,能偶尔在公园碰到你,能看见你健康的笑脸……”  她一直不能说话,人在脆弱时听不得半句关切的话,其实她早已泪流满面。  好吧,她心里说,我一定要好好活着,要对得住真心关心自己的人。    6    放下电话,他大大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他没有自己说的这么伟大,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是他的痛。特别是昨夜,看到她醉得那个样子,他的心都痛得简直不能跳动了。特别是轻轻把她放在宾馆的床上时,差点连呼吸都没了。看到她如此痛苦,如此柔弱,又如此坚强与妩媚,他真恨不得好好拥她入怀,好好爱。是她坚决的说“不”,惊醒了他,他觉得他无论如何是不能亵渎她,亵渎自己心中的永远的伤痛。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地克制自己把吻向她神圣的唇的嘴,怎样地抖索着移向她光洁的额头的。那一刻,他夺泪而出。  他能控制自己的思想,却无法控制自己的颤抖的手,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抚摸近在咫尺的她。是她再次挣扎着喊出来的坚决的:“不”,让他无地自容,让他一头冲进洗澡间死命的冲洗自己。她不知道他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拧开水龙头冲洗自己,她当然也不知道,他就这样湿漉漉的在她家的楼下坐了一夜。他不知道她遇到什么了,他知道他无法再给她什么,但真的希望真的希望能在六十岁时,能在公园亦或哪个地方,能偶尔遇见她,能看到她健康的笑脸。这辈子就足够。 共 48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中医辨证治疗前列腺增生成果好么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我要在清晨早到1

下一页:布鸢中的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