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海角广寒城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阜阳信息港

导读

广寒城  一、  天上广寒宫,地上广寒城。这句话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近,在江湖上广为流传。广寒宫只是个传说,人们杜撰出来的神话传说而已。但

广寒城  一、  天上广寒宫,地上广寒城。这句话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近,在江湖上广为流传。广寒宫只是个传说,人们杜撰出来的神话传说而已。但至于地上的广寒城一说,并没有人知道广寒城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广寒城是否存在。至于这广寒城藏着什么玄机,更没有人知道,而这个广寒城又为什么和广寒宫联系在一块,更是无人能解。或者只是一句玩笑吧,仰或是一个孩子的戏语。广寒宫,是人们都知道的,哪里,传说是住着嫦娥的,一个传说中的美丽的仙女,曾经和神话传说中的猪八戒还有一段风流韵事,而这个,也只是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已。谁又会把广寒宫当真,把嫦娥和天蓬元帅当真?但当广寒城和武林盟主薛一刀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人们不得不当真了。薛一刀,凭着一把刀,闯荡江湖,凭着一把刀,登上了武林盟主的宝座。传说,薛一刀杀人,只是一刀。那刀之快之准,无人能防,无人能敌,甚至,武功再高的人,都无法识别薛一刀的刀何时出手,使得又是何种招数。但现在,让江湖人士闻风丧胆的薛一刀死了,自从有了广寒城的传说之后,自从薛一刀出了一趟远门之后,回来之后的薛一刀便日渐憔悴,直至一命归西。难道说还有比薛一刀的刀更快更准的刀?杀人于无形、无影、甚至无招。要不,就是薛一刀中了绝世高手的毒,他根本就来不及出手,或者无法出手。总之,江湖上,还有比薛一刀高强的高手。这样推断下来,薛一刀的死,更让江湖人等人人自危。  薛冰是薛一刀的女儿,在薛一刀死了以后,薛冰失踪了。其实,薛冰并没有失踪,只是所有的人都找不到她。此时的薛冰,已经踏上了寻找广寒城的漫漫征途。薛一刀临死的时候,只给薛冰说了一句话:到广寒城,替我报仇!  薛冰的失踪,让江湖上的各门各派很是担心。但这个担心,并不纯粹是担心薛冰的安危,或者生死,而是,如果,薛冰的失踪或者说是出走,如果和传说中的广寒城有关,那么,死的就不仅仅是薛一刀父女两人了。或者说,这只是血风腥雨的一个开端。所以,薛冰的失踪,让那些正派邪派的江湖各派所看到的,是一张看不见的血盆大口,吞噬着他们的地位,吞噬着他们的生命。由此,各门各派都派了的高手到处搜寻薛冰的踪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薛冰与那个什么的广寒城有关,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将薛冰就地正法,或者,薛冰父女和那个广寒城有什么过节,这样的话,就更不能让他们父女给本该平静的江湖带来不必要的屠杀。如果这样,还不如给他们父女一个痛快。当然,薛一刀已经死了。这个薛冰,是真的失踪,还是逃逸,谁又知道。被各门各派派去搜寻薛冰的那些高手们,显然都是带着情绪的,为什么偏偏让我去呢?谁又知道薛冰是个什么角色?如果她真的和广寒城有关,哪我们还不是惨了?到时候,说不定把人家没找着,倒把自己的命给丢了。因而,搜寻薛冰的事情基本上进展不大。但有一个人,却对薛冰的安危无比担忧,而且,当他知道薛冰面临着危险的时候。江湖真是无情无义啊!堂堂武林盟主的女儿,就因薛一刀已不在人世,就要赶尽杀绝吗?可怜孤苦无依的薛冰,就这样浪迹天涯,还要面临昔日同仁的追杀,更要面临一无所知的广寒城的挑战。  梦玄天,冷面无情,无门无派。一双剑眉,一双皓目,冷峻苍白的脸颊,透出一股飒然英气。但他是一位杀手,杀手无情,梦玄天便无情。但梦玄天,心里牵挂着薛冰。杀手,不是无情,而是不能有情,有了情的杀手,就没有了当杀手的资格。江湖上,见过梦玄天的人微乎其微,因为,只要梦玄天站在谁的面前,谁就必死无疑。但,杀手也有失手的时候。那一次,的一次,梦玄天失手了,而且,还受了对方一剑,那是一支带毒的剑。梦玄天知道,这一剑,将宣告着自己杀手生涯的结束。梦玄天挣扎着来到一个山洞里,他想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归宿,当成自己的坟墓。  梦玄天没有死,他醒来的时候,眼看到的,是靠在山洞的另一边打着瞌睡的薛冰。梦玄天醒来之后,挣扎着试图坐起来,轻微的响动惊醒了薛冰,她睁开一双带着一丝忧郁和疲倦的眼睛,那张即使紧紧地抿住,但微微上翘着的嘴唇,即使不动,也自然的带着一丝暖洋洋的笑意,她望着梦玄天,说:醒啦。  是你救了我?梦玄天一阵晕眩,重又躺下,望着湿漉漉的洞顶说。  那还有谁呢?薛冰站起来,步子轻盈地走到梦玄天的身边,低着头望着他,说,你的剑伤不碍事,要命的是剑尖上的毒。这毒挺厉害的,是足以致命的死魂散。不过,再毒的毒,碰上我,就不是毒了。  哦,姑娘说话好大的口气。梦玄天说完,喘着气,他太虚弱了,想说一句感谢的话,却是噎在喉头。他梦玄天,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他不愿意说话,也不愿意笑,他也不愿意欠别人的人情,他也不愿意别人对他有情。杀手,迟早都是一死,而且,活着的每一天,都不属于自己。但他想对这个初见时就闯进他心里的姑娘笑一笑,但他的笑很早就死掉了,包括他的情感细胞,包括已经僵硬了的皮肤。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冷面无情梦玄天。按照你们杀手的规矩,我不应该救你,但从道义出发,我不得不救。现在,你体内的毒已经全部消失,不过,因为我给你解毒的时候你已经快死了,而且,解毒的过程,也耗费了很多内力,所以,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你就在这里慢慢调养吧。我得回家去了。薛冰说完,背上旁边的竹篓,转身欲走。  敢问姑娘尊姓大名?梦玄天极力的支起身子,莫名的,竟有些失落。  姑娘回过头,嫣然一笑,那上翘的嘴唇越发的红润动人:凭公子的聪明和见多识广,难道我是谁还用问吗?这可是你们杀手的特长,或者说是必修之事。  看来,堂堂武林盟主的女儿比传说中还要冰雪聪明。梦玄天说完,复又躺下。  我会来看你的。话音刚落,山洞里已经没了薛冰的踪影  山洞里不时有滴答滴答的滴水声,空灵飘渺,仿佛是一支来自天外的乐曲。梦玄天想到了死。就算不死,宫主也不会放过自己。但从来对这个世界都没有过一丝留恋的梦玄天,此时却有了一丝遗憾,难道,自己的生命就这么不值钱吗?就像很多普通人一样,它还有很多普通的梦。也许,有的梦他从来都不曾奢望过,但现在,似乎有了。薛冰干净的目光,永远含着笑意的嘴唇,对于他,是一缕阳光,一抹从未有过的温暖。她说,她还会来的。那么,现就这样吧,等她来了,再看看她,然后,带着这缕阳光,自生自灭。  二、  薛冰漫无目的的走着,她不知道广寒城到底有多远,在哪儿。自从爹爹走后,她心灰意冷,家也不复存在,她现在就和梦玄天一样,是一株浮萍,一棵稻草。没有朋友,没有亲人,雪龙山庄以往的恢弘和气派也从此不复存在,所谓树倒猢狲散,一切皆是鸟兽散。  路漫漫,前路茫茫。江湖上所有的人都知道,薛一刀的女儿只是一位解毒高手,但没人知道,薛冰已经将薛一刀毕生的武功绝学尽数熟记在心,就连雪龙山庄的众多下人,都不知道江湖上除了薛一刀,再没有人比薛冰厉害了。只是薛冰从未出过手。所以,薛一刀弥留之际,对惟一的女儿说了那样的话:去广寒城,替我报仇。  知道薛冰厉害的,只有梦玄天。在那个山洞里,他们曾共同探讨过武学,也一起拳来脚往,互相揣摩,将各自的内力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薛一刀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女儿。江湖险恶,但江湖也道义。谁又会无缘无故的去残害一个毫无武功的普通女孩呢?但内力深厚的人,稍微的留神一下,或者也能从一个人的一举一动中窥出端倪。有些东西,是隐藏不住的。因为薛一刀是武林盟主的原因,也没有人提及。薛一刀和薛冰都知道这一点,因此,薛一刀的死,对薛冰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或者说,有很多心海叵测的人,是不想让薛冰活着。雪龙山庄,也不会再风平浪静。所以,被推上风头浪尖上的薛冰,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散了雪龙山庄所有的人,然后,一把火,让雪龙山庄彻底消失。虽然,有很多人恳求薛冰,让自己留下,或者追随薛冰,或者共同为盟主报仇。但薛冰没有答应。薛冰说,爹中的毒,她都查不出原因,怎么报仇?她说,害死爹的人,是不想看到雪龙山庄还存在于江湖的,如果需要,我会找你们的。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曾经在那个山洞里,薛冰问梦玄天:你真的是一位无情无义的杀手吗?  梦玄天握着那把杀过无数人的傲天剑,站在洞顶,风将他白色的斗篷掀起,飒飒作响,长发飞舞,在斗篷上镌刻出一条条流动的线。风给斗篷和长发赋予了生命,但他的人,却像死了一般的僵立着,面对远方如血的夕阳:不是我无情,是江湖无情,也不是我冷漠,是这人间太多寂寥和孤独。  如果你遇到了你爱的人,或者有人爱上了你,你还会这么无情吗?薛冰站在梦玄天旁边,看着渐渐西沉的斜阳,似乎再问自己的心。  你比我幸福,我从来不知道拥有亲人的滋味。我从记事起,就是一位杀手,一位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杀手。我的世界里,只有钱和命两个概念。  那我呢?在你的概念里,属于钱,还是属于命?  你,不属于钱,也不属于命。  其实,永远没有亲人,你永远无牵无挂,永远不会因失去亲人而痛苦。如果,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一个离你而去,那种滋味,还不如一生寂寥孤独相伴。  你失去过亲人吗?  我从来没有见过母亲是什么样子,我的弟弟那一年岁爹爹出了一趟远门,再没有回来。爹爹告诉我,他死了,病死在途中。  曾经拥有,就是幸福,你还有许多甜蜜的回忆,相伴一生。  回忆有时候比寂寥和孤独还要痛苦。说完,薛冰离开了。  梦玄天没有回头,他静静地屏住呼吸听着薛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脸颊有一丝冰凉的东西划过,是下雨了吗?他伸出手,试着。不,这个时候怎么会下雨,也不会有露水,夕阳虽然已经沉进山底,但远天的红霞告诉他,这个时候不会下雨。难道,那是泪水吗?泪水,他从没有流过,他,只是,在他杀的那些人眼中,曾经见过。那么,这泪水,是告诉他,自己要死了吗?或者,是因为那再也听不见的脚步声。  走了很长一段山路,终于,薛冰看到了一个村庄,或者说是集镇。薛冰低着头急急地在人群中穿过。她现在,只是想找一个饭堂,吃点东西,然后,继续赶路。爹说,此行目的,必须保密,切不可随意打听。  走进一家饭馆,挑了一张靠窗的桌子。薛冰才打量着里面的情景。饭馆里顾客不多,一个个都埋头吃着,而且,都是一副着急的样子,似乎一件大事即将发生。也没有人注意薛冰的到来。薛冰舒了口气,将肩上的包裹取下来,放在桌上。她没有什么兵器,她不需要。店小二也是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向薛冰哈了哈腰:姑娘吃点什么?  来碗面吧。  姑娘要什么面?  你们这里都有什么面?  我们这里有拉面,烩面,刀削面,炒面,卤面,杂酱面,长寿面,疙瘩面,盖浇面,炝锅面,肉丝面,鸡蛋面,饸络面,姑娘要什么面?  来碗鸡蛋面吧。  好嘞,姑娘等着。店小二一边往里走,一边扯开嗓门喊着,鸡蛋面一碗。店小二的喊声引起了几位食客的兴趣,抬眼望了一下,又毫无表情的继续埋头吃饭。  热腾腾的鸡蛋面很快就上来了,薛冰拿起店小二帝在手里的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一点也不像一个少女,仿佛是饿了好几天的流浪汉似的。  爷爷,你听说过广寒城吗?忽然,一个男子的声音传进薛冰的耳朵。  薛冰忙抬眼望去,她旁边本来空着的桌上,不知何时多了一老一少两位食客,均都白衣白裤,那老者,多了一件白袍,有种仙风道骨的模样,那少者,红润圆满的脸蛋,生气勃勃的样子,此时,已经吃上了。薛冰没感觉到他们的到来,足见老者内力深厚,那少者,小小年纪,也非等闲之辈了。听少者问,那老者伸出拿着筷子的手,在少者的头上轻点了一下,说:小孩子家,不要乱问了,赶紧吃饭,我们还要赶路呢。  爷爷,你就告诉我吗?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吃了,回到家里,看奶奶怎么收拾你。少者竟然使起了性子,倒让薛冰越发的感了兴趣。  你真是淘气到家了。广寒城我也只是听说过,听说一直往东走,就能找到的。但其他的,一无所知。要想知道的详细点,还是回去问你奶奶吧。快吃饭。回去晚了。可就没有我们爷俩的好果子吃了。说完,老者就只管吃饭了。  那少者嘟着嘴,不情愿的看了看老者,也扒拉着吃起了面前的卤面。  薛冰一边吃一边暗里寻思,这一老一少,内力深厚也罢了,竟然毫不避讳的大谈什么广寒城,不知道是何许人也?而少者小小年纪,竟也对广寒城如此兴趣之浓……难道……想着,薛冰又抬眼望去,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旁边的桌子,空空如也,哪有老者和少者一丝踪迹。难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这时,正好店小二提着一壶酒过来,薛冰便向店小二招了招手。店小二过来在桌旁站定:姑娘,你还要点什么?  刚才我旁边桌上的那两位客官呢?薛冰指了指那张桌子。  店小二被薛冰问得莫名其妙,搔了搔后脑勺,说:姑娘,你眼花了吧,那张桌子,一直空着的啊。  他们……他们不是每人吃了一碗卤面吗?我看的清清楚楚的,他们,还说话来着。薛冰不相信店小二的话。 共 16353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哪家医院能治疗羊角疯病
标签

上一页:静夜40

下一页:年轻时的诗句3